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教育本该激扬生命--《中国教育报》2006年6月28日  

2009-09-25 00:46:59|  分类: 生本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应该是生命自身的行动历程,我们所有的教育希冀和理想,都可以依托生命而实现——教育本该激扬生命

    7年前,由广东省教科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郭思乐教授提出、并连续在“十五”、“十一五”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中被列为观念与实践模式研究的生本教育体系,目前已在包括香港、澳门地区在内的100多所中小学实验。结果显示,这种不选择学校、教师、学生和地域的实验,使一批原本很普通,甚至是办学条件和水平较差的学校和一批“差生”,在短时间内变成了优校、优生,教师理念和水平提高很快。

  日前,记者就生本教育观念与实践模式等相关问题与郭思乐教授进行了一番对话。

  
今天,在我们面前不存在说生本教育要不要学基础知识的问题,要不要进行德育的问题,要不要教师的问题,要不要对学生一贯要求的问题,有的只是我们所做的一切,主要是靠我们自己还是依靠儿童的问题,是控制生命还是激扬生命的问题。

  记:
几年前第一次接触生本教育理念时,除了眼前豁然一亮的感觉之外,老实说更多的是质疑。不知这种基于生命为本的教育理论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现。直到最近走进生本课堂,看到了儿童生命的蓬勃,看到了教育的绩效原来可以以如此自然的方式而迈向卓越。

  郭:7年来,我们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对生本教育体系进行理论探讨和实验。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我们看到了儿童生命的蓬勃,看到了教育的绩效原来可以以如此自然的方式而迈向卓越,我们看到了——哪怕是只看到一个班,看到一节课,也可以说看到了如此的生命激扬的美景!我们就会把它同流俗的教育相对照,就会希望引起注意,希望流俗有所改变,因为它关系到我们的后代。

  在100多所中小学进行的实验,不断地使我们看到了生本教育的本质、生命力和它的理论意义。儿童在生本教育中表现出来的全身心投入,以及积极、欢乐、高质、高效的课堂,促使我们增强了探索的勇气,对教育的本体和教育的真正主体进行了更多的思考。

  生本教育就是以生命为本的教育。教育的宗旨不应是控制生命,而是要激扬生命,教要以学为皈依,让生命自己行动。所谓教学,应是教师支持下的儿童的自主学习。7年的实验使我们得到了新的教育教学观、课程观、教材观和评价管理观,并深切感到我们其实正在探索着一条教育新思路,虽然并不轻松,也会遇到许多困难,但是很有意义。

  教育应该是生命自身的行动历程,我们所有的教育希冀和理想,都可以依托生命而实现。而生本教育就是教育和人的生命自然的和谐结合。它正在改变教育生态,它拒绝冗繁,通过教育的生态保护,让所有的人,享受为生命的神奇所氤氲着的美好的教育。它是一种崇高的理想,虽然举步维艰,但绝不是梦想。

  记: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各种各样的教育改革,有很多是在提倡活跃的课外活动,在课堂上也常常鼓励学生积极发言,也在天天号召教学要以学生为主体,但结果呢?似乎都不如人意。生本教育何以能够革除现有弊端?

  郭:实践证明,仅仅零敲碎打的改革,已经不足以解决今天的教育问题了。基础教育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互相牵制,如果你想在教法改革上有所成就,就会涉及教材、教育管理及评价等方面的问题,进而指向人的观念更新。

  也许有人会说,这一点我们早就注意到了。正如你所说,我们有不少活跃的课外活动,也常常将以学生为主挂在嘴边。但究其实际,它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起了作用,仍值得怀疑。

  因为在学生处于被动地位的状态下,如果不触动核心课程,只做局部的变动,不可能使学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学习主体。譬如说,就便于教师施教来说,教材作拆分式的小步子型是有利的,但靠着过度分析教材,学生就没有时间和空间可以施展,成为主体就是一句空话。又如,如果不尽早给学生发现和思考的工具的话,他们就只能处处依靠教师,把他们叫作主体,充其量也就是个没有资本的老板。就教案而言,最后的教案应在课堂上,在学生的活动过程中确定。如果仍然要求教师执行预定的有详细进程的教案,就不可能容纳学生的活动,学生在这样的课堂上不可能开展任何创造性的思考,也就永远不能摆脱教师的控制,他们的思维就会日趋刻板。再有,如果我们的评价体系还是依旧的话,无论什么改革也只能充满后顾之忧。

  这种我们已经十分熟悉的教育模式或教育体系,基本上是一种师本的教育体系,也就是一切都是为教师好教而设计的。过去我们总认为,教师好教就是学生好学,实际两者并不等同,甚至有许多时候是对立的。我们需要为学生设计一种以学生好学为中心的教育体系,原因很简单:整个教学的目的,教学过程的终端,是学生的主动的生长式的发展,而不是教师善于教。

  思考包括观念、课程、教材、教法和管理评价等等所构成的体系问题,是今天教育进一步改革的关键。

  记:有人说,现在的很多教育都是在拼时间、拼技巧,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儿童却越来越厌学,越来越被动。见到这种状态下的儿童多了,自然就会越来越对儿童的学习能力产生怀疑。而同样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师生,所有的人,都希望从中摆脱出来。可是路在何方呢?

  郭:我不想借此表明我们的生本教育设计有如何好,教育观念又如何先进。因为具体的设计和某种理念,总是可以争议的。但令我满怀感激想要表述的是,我们终于有机会看到了这个事实:儿童在某种考虑其天性的教育条件下,可以达到这样的状态——一年级的孩子入学才三个月,就在一种自主程度很高的学习中变得十分兴奋,他们很快就进入了阅读,可以朗诵诗文、讲述故事、演课堂剧,他们在游戏中很快就学会了过去难学的数学,而且成绩要更好。二年级的孩子,更有许多精彩表现。连执教的老师们自己也感到惊奇:这样轻松就可以使孩子们得到过去苦教不果的东西!

  在这种令人兴奋不已的教学里起作用的是什么呢?是我们对儿童认识的改变。我们在大量的事实中看到了儿童是天生的学习者。他们对于人类发展的最可宝贵的继承,就在于有学习的、思维的、创造的、语言的本能。如果说,在生活领域,儿童一旦会拿起汤匙,就可以自己进食,一直到老,那么,我们的体悟是,在学习和教学领域中,儿童同样是一旦可以拿汤匙(接受了工具启蒙,如认字、数数)之后,同样可以自己进食———自己学习,一直到老。这时,我们的工作,就像小孩吃饭时父母要为之烧饭做菜、检点餐桌,但都是为了保证进食的核心行为属于孩子自己一样,我们也是在帮助学生自主学习。我们的所为,只是为了他真正的自主学,而不是代替他。我们提供给他的是最终方便于自主学习的方式,是为学生学习所需的生本的课程体系,而不是仅仅服从于外部需要的那种考本体系、本本体系或师本体系。而且,我们要把教育教学的核心行动交还给学生,就要好好地交,就像你送东西给人,要好好地送一样。最容易着手的,就是注重教学的“交付”。教者要为之创造条件,尽快地让学生自己活动起来,去获得知识,去解决问题。这似乎是一种新的教学思路。此时,学生处在真正自主的状态中,他的潜能得到激发,他的天性得到张扬,他的获得像鲜花怒放。我们把这样的依靠学生、为学生设计的教育和教学,称为生本教育体系。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在他的《大教学论》中,写下了他的教育理想:“找出一种教育方法,使教师因此可以少教,但是学生可以多学;使学校因此少些喧嚣、厌恶和无益的劳苦,独具闲暇、快乐及坚实的进步。”生本教育体系就是希望实现这样一种想法。

  记: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有差距,在今天应试仍然主导着教育的时代,我们不免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和担心:小学低年级可以作这样的改革,小学高年级行吗?中学行吗?高三大概不行吧!

  郭:过去一般说,小学4年级以上的学生,求知欲和表现欲就要下降,但从改革实践看,只要是在不断开发学生的认知能力而不是封闭它,只要是始终保持情境的适度挑战性,只要是让学生有适合其年龄特征的舞台,只要永远使学习带有同他的个体相联系的意义,在他所认识到的越来越多的事物的比较和启示之下,他们的求知和表现的要求,就会更为强烈。

  有一次,我去深圳景龙小学听他们的数学课。在一堂以“长度”为题的数学课上,孩子们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每个人都带来了许多例子,有天文的长度,天体之间用光年计算的距离;地理的长度,亚马逊河、长江之长等等;有生物的长度,从草履虫到恐龙,从小草到大树之高;有生活的长度,凡是身边可以量的,课桌、文具盒、床和窗户,他们都量了。对于他们,要学的米、分米、厘米的进率,不过是工作的需要,或者只是常识——有哪位老师、哪本教材能找到这样的材料,以这样一种方式进入学生的生命之旅?然而儿童有,一旦放飞儿童的心灵,学习的时光对他们来说就是如歌的岁月。

  在当地教育部门支持下,我们的小学生本实验班“五年不(统)考,一考就好”。广州华阳小学2005年六年级实验班40名学生,在该区和该市的语文抽考中处于前列地位;2006年,天河区有4所进行了六年实验的学校,有17个毕业班,其中实验班7个(实验班生源未经挑选),其中通过测试进入推荐上重点初中的91名学生中,生本班占65人,占72%。这就表明了“素质好,何愁考”。

  到了中学,学生同样在“生本”的方式下被调动起来。很快就出现了拒绝厌学、积极学习的景象。他们的实践表明。让学生充分自主的教育可以在任何年段起作用。广州市第四中学,原是一所C类学校,该校数学科周伟锋老师采用以生为本的方法,少教多学,让学生“内部的事情内部解决”,连续三届从高一带到高三,高考时都比广州市六所最好的学校的总平均分高;广州市洛溪新城中学初中也是这样,在三年中把成绩最差的班变成成绩最好的班。

  
实践证明,除了适当的管理性评价之外,过量的计划性的层层评价越多越硬性,把儿童置于数字的网中,对人的生命活动的压抑就越大,人的发展就越遇到障碍,长远的学习绩效就越差。我们正在教育中花费许多心机,却为教育本身增加了极其大量的困难因素,这真是一种憾事。

  记:
教育希望把自然人转变为社会人,即便这样,也离不开“人的自然——即生命自然”的作用。如同人类与大自然的对话,教育事实上是教育者与“人的自然”的对话,只是这种对话较之前者更容易受到忽视。

  郭:“道无今古在于时”,多少年来,我们为了人自身更好地生存,不断改造着自然。然而今天的人们终于在新的高度上敬畏自然了。人固然是自然的宠儿,但人同自然的伟大意志相比,实在是相去太远了。

  教育也同样,我们对学生的改造,也许有过许多似乎成功的记录,然而细察之,如果我们有所进展的话,那也是因为人之自然——生命,允许我们这样做。而反之,如果我们小有所得,辄自满足,不认识人之自然的强大而执著的话,我们同样要蒙受人的自然的报复。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教育的疲累和倦怠,教育的低效、高分低能、厌学,等等,就是对于人的自然不能无限制地开采和控制的警告。

  我们的整个教育理念和体制,较普遍地缺少从学习者出发,从人的生命的自然的限度,它的性质,活动规律去思考和设计,有的只是外来任务,成人的承担计划,而儿童是这些外来任务的最后的被动承担者。如果说,人的生命是一种自然,那么,在所有领域的人同自然的关系中,教育所呈现出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最紧张的,最缺少自然本身的地位。

  今天教育的问题在哪里?就在于原本应当“学生的事,学生来做”,却成了“学生的事,外界来做”。外部帮助者成了主人,而主人做不了主,教育的控制性被强烈夸大,我们一直把教育——一个非常生命化的过程,极其表面化地看成两个个体的相互授受,实际上是在反仆为主,真正的动力之源、能量之库——儿童在学习中呈现的生命力无从发挥,这种错位成为教育问题的核心。这也就是教育困难重重的原因。

  记:近百年来,教育出现这样的现象,一方面是知识的无限增加,人们担忧知识是儿童难以承受之重,另一方面,是工业社会对于自然变革力量的极大增长,人们希冀,成人可以用工业式的灌输,去解决儿童知识和能力获得的难题。于是,教育一方面是“货物激增”,一方面是采取陈旧的运载方式,而教育的日常评价,又在不断地加强这种方式。

  郭:问题还在于这种否定其他教育形式的强大功能的日常评价,竟又是同法定的、具有社会公平性诉求背景的高考和中考极易混同。我们的思维极难摆脱高考如何出题,我们的教学就如何动作的框架。其实我们忘记了一个事实,人的思维是教学和高考的中介。没有人的思维,不要说高考考不好,而且表面联系十分紧密的“应试教学”和高考,也都联系不起来。怎样才能有人的灵动思维呢?恰好是要丢弃日常教学与高考直接联系的教学思路和方式。

  我们不否认,为了教育的目前所公认的公平方式,我们要长期地在高考和中考的体制下工作。因此,对基础教育的有意义的研究,都不能离开高考中考存在的前提。但除此之外的所有评价,都是教育者自身所可以探讨和改革的。

  实践证明,除了适当的管理性评价之外,过量的计划性的层层评价越多越硬性,把儿童置于数字的网中,对人的生命活动的压抑就越大,人的发展就越遇到障碍,长远的学习绩效就越差。我们正在教育中花费许多心机,却为教育本身增加了极其大量的困难因素,这真是一种憾事。

  近年来教育科研的进展之一,就是已经有确凿的事实证明,对于自觉的教育来说,所谓“高考指挥棒”并不一定能起作用,合乎规律的教育可以使学习者的学习超越高考中考,既获得素质的提高,又在相关社会性的终端考试中获得更优成绩。相反,如果把从小学到中学的漫长的教育教学过程变成考试模拟,就会极大地破坏人的素质发展,并且不断消磨人的学习热情和创造能力,从长周期看反而会降低或难以提高人的考试适应能力。这一实践和认识的进展,揭示了社会性考试与教育内部评价的联系并非简单模拟或线性方式,从而给教育内部的评价改革带来积极思考。

  
在生本教育中,尽可能使学习变成发自儿童自己的活动,使生命以其方式产生新的学习机制,这就是它使儿童健康、积极、快乐、高质、高效地学习的全部秘密。

  记:
一种教育要求,立即被转化为统计表格和展示材料,似乎在今天的教育中司空见惯,并且很少被质疑。比如儿童的阅读或日记,立即会变为阅读量或日记量的评比,还要加上家长的签名,层层监督。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郭:结果只能是一个,学生的自主阅读成为被动阅读,原本满载情趣的日记很快成为额外负担,而且千篇一律,了无意趣,使人厌倦。

  无论是教育过程中的这种惯习性表格统计,还是上面曾提到的以区域或学校的统一考试为主要形式的教育内部量化评价,是区别于高考和中考等社会选拔评价的教育过程的评价。作为旧的教育模式的配套措施,在稳定教学秩序,组织教育资源,保证基本知识传授,解决管理方、校方和家长社会的沟通联系等方面,起了一定作用。因此,在教育还缺少根本性改革的情况下,管理者往往借助于这种评价方式来防止质量下滑。但是这种评价的目的是实现教育活动主体之外的人对学习者学习情况的把握和监控,它广泛而深刻地影响着教育教学的模式,因而与教育中人的解放的改革总趋向形成强烈反差。

  显而易见,过分强调对生命的控制是传统教育的致命伤,而习惯性的教育内部评价则是使教育处于控制方式的症结。儿童自身的学习机制的内在性、自然性、私密性和自在性,否定了“事必评价”的观念。比如,如果对蒸熟馒头的过程实行“开盖主义”,不断地开盖窥视,馒头就反而蒸不熟了。

  我们在“生本教育”的实践中,不断地向教育行政部门、校长、教师和家长宣传新的教育理念,使他们认识到,我们对儿童业已形成的自主学习采取放手的态度,柔化和减少外部评价,让学生积极欢乐地自主学习,可以取得前所未有的高质高效。而且,对于一个区域来说,追求基础教育的低龄、中龄段的小分数优势,因而摈弃人的大素质提高,是对当地教育质量追求的一大失策。反之,改革评价,放飞儿童,将会带来区域教育质量的巨大提高。这也是我们在7年实验中深受感动的事实。它使我们更加相信,依靠生命自身进行生命的提升,依靠学生的自主学习进行教育,这样一种改革是有出路的,有前景的。

  可以说,7年来在100多所学校进行的“生本教育”实验,实际也是进行评价改革和体系性的教育的生本化改革,把控制生命转向激扬生命的令人鼓舞的探索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